您目前的位置:谈古论今首页>>历史故事>>故事大全>>正文

司马光拒纳妾

2012-07-28点击:
[导读]北宋士大夫生活富裕,有纳妾蓄妓的风尚。司马光是和王安石、岳飞一样,极为罕见的不纳妾、不储妓之人。

北宋士大夫生活富裕,有纳妾蓄妓的风尚。司马光是和王安石、岳飞一样,极为罕见的不纳妾、不储妓之人。

司马光的妻子张儒秀十六岁时嫁给司马光,婚后三十年余,妻子张夫人没有生育,司马光并未放在心上,也没想过纳妾生子。她害怕自己没有生育能力,而使心的丈夫蒙受不孝的罪名,断绝了司马家的后代子孙。所以便千方百计地想给丈夫纳个偏房,早一点生个儿子,了结自己的这块心病。

司马光比妻子大四岁,一向对她十分体贴。当他得知妻子有这个想法后,便宽慰她说:“我向来不赞搞三房四妾的。那是既害别,又害自己的。眼下虽说我们没有子女,可不是也恩和睦吗?再说,普天下的孩子多的是呀!只要能为他们办几件有益的事,何必一定要自己生的呢?”

司马光的这些话,扫去了张儒秀锁在眉尖的愁云。但司马光越是如此体贴她,她倒而越坚定了给丈夫找个偏房的主意。于是,她便背着丈夫,托买来了一个十分俊俏的丫头。司马光素只顾埋公务,对于家里的大小事,很少留心过问。他每天闻起,诵读诗文,早饭之后,便去衙门。有时回来晚了,为了不打扰妻子休息,便留在书房里过。所以那丫头到她家多时,连同司马光说一句话的机会也没有。

张儒秀想了个法子,对那丫头说,司马光是个很正派的子,要想让他来找女,那是不可能的。只有你去找他……那丫头听完张氏的妙计,害羞地点点答应了。

这天司马光从衙门办公回来,刚进书房,那丫头便花枝招展,光彩照地托着一盘茶走进来。进了书房,一见司马光正专注地坐在桌子跟前读书,那丫头先有点出乎意料,于是只好恭恭敬敬地说:“老爷,请用茶。”司马光连都没抬,更没有听出是谁的声音。只是说:“放在一边。”

丫头心里凉了半截。继而又想:“难道他真是个石儿?”她有些不服。将茶盘放在桌子之后,就静静地站在司马光背后不走,只用一双大眼盯住司马光的脸。司马光呢,却根本不知道旁边还站着个,只是专心地读书。

丫头实在忍不住了,便伸出一只雪白的小手,从书案拿起一本书,哗哗啦啦地翻动着问:“请问先生,中丞是什么书呀?”司马光离她一丈,板起面孔,拱手答道:“中丞是尚书,是官职,不是书!”美女很是无趣,大失所望地走了。

后来,司马光又去太原为庞籍元帅当军判。这时他已就三十七岁了,张儒秀体瘦弱,病魔缠,所以又合计着给司马光娶妾,以便照料他的常生活。儒秀的想法得到庞籍之妻刘氏的支持。在刘氏的指点下她就又背着丈夫,买来一个惯于前卖俏的歌女。

司马光对庞籍是很尊敬的,但对刘氏出的这个主意,心里很厌烦,张氏见歌女买来一个月了,丈夫一直不同她照面,心中自是焦急,却又无计可施。

这时候,刘氏来了。一听张儒秀的苦恼,她又想了个办法:“今天正好四月四,天晴地暖,街行如织,咱们何不去门外看看北的景。听说晋祠的牡丹如今也开得正盛,咱们同元帅一起去赏花吧。”接着又压低声音说:“咱们走开以后,留下司马光一个在家里,歌女自有办法。”张氏觉得这是一条妙计,便点答应。

那歌女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心里不免得意。她经过一番精心打扮,花枝招展地走向书房。司马光先是闻到一剌鼻的香脂,抬一看,正是那个歌女。他心里很厌恶这个自轻自贱的女子。便问:“走开!夫人不在,你来见我作甚!”

那歌女裂开红唇媚地笑了:“老爷是个满腹经纶的读书,岂不晓得古的这两句诗:“花堪摘时直须摘,莫待无花空摘枝?”司马光一听,轻蔑地一笑。那歌女如同冷泼面,只好红着脸,赶忙走开。

从此,张儒秀再也不敢提这码事了,她终身未育,司马光就收养了族人之子“司马康”,作为养子。

编辑:LTX0022

本文由谈古论今编辑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http://www.tgljw.com/StaticPages/20708.htm谢谢合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