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:谈古论今首页>>历史故事>>历史变革>>正文

输籍定样法

2012-06-26点击:
[导读]隋文帝杨坚在隋朝初年为整顿政治经济秩序,隋朝政府积极实行“大索貌阅”和“输籍定样”的措施,从豪强士族手中把大批户口收归政府控制,打击了大地主阶级的兼并势力,加强了中央集权国家的力量。

自南北朝以来,户口隐漏日趋严重,国家所能直接掌握的劳动力减少,而地方豪强地主占有的人口增多,严重削弱了中央政府的力量。如在北方,由于规定未婚只缴半租,有的地方户籍上都不见有妻子的登录。有的豪强大族,一户之内有数十家,人数多达数万,世族地主还隐庇着大量无地或少地的农民,不少农民为了逃避政府繁重的赋税徭役,或在法定服役年龄上弄虚作假,或者干脆隐瞒户口。所有这些,都严重影响了隋代中央集权的基础,使政府正常的赋税徭役受到严重影响,同时也使均田制很难在隋有效统治地区内认真付诸实施。在这样的形势下,隋文帝多次派遣大使“检括”户口。

为了不使这种“检括”户口流于形式,政府采取“大索貌阅”措施,所谓“大索”就是清点户口,并登记姓名、出生年月和相貌;所谓“貌阅”,则是将百姓与户籍上描述的外貌一一核对。州县对在籍的编户成员的年龄、长相、身体特征等都详细记录在册,并定期进行验名正身。为了防治“容隐”,还强迫堂兄弟“析籍”,凡出现户口不实的情况,地方官吏里正、保长、党长要被处以流刑。同时又规定,凡堂兄弟以下亲属同族而居的,必须分立户口。开皇三年,清理出阴漏丁男44.3万人共计164.15万口,大大增加了国家的财政收入,壮大了隋朝的国力。

隋文帝时期实行的大索貌阅,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私家与政府争夺劳动人手的社会现实,只要政府的赋税徭役繁重,就不可能从改变上有所好转。在这种情况下,重臣高颎在文帝的支持下不得不采取与貌阅配套措施—“输籍法”。即由国家制定“输籍定样”(划分户等的标准),发到各州县,每年正月五日,县令集合里正、乡长、党长到农村,依定样划分户等,作为征调赋税、力役的依据。由于国家规定的赋税、力役数量低于豪强地主对佃农的剥削量,许多原来依附豪强地主的农民纷纷脱离地主,向官府申报户口,纳税服役,成为国家的编户。自此以后,赋役根据人口状况由政府统一决定,地方官吏要在这上面作文章就很困难了。

输籍法的核心是:“定其名,轻其数,使人知为浮客,被强家收大半之赋,为编氓奉公上,蒙轻减之征”。输籍法从法律上杜绝了地方官吏营私舞弊现象,使输籍额及每户所承担的情况公开化;输籍法系“轻税之法”,农民作为政府的均田户较作为“豪室”的隐户,所受的剥削程度要轻一些。应该说,高颎的改革抓住了当时问题的关键。输籍法实施后收到了预期的成效,“自是奸无所容矣” ,也就是说隐户和隐瞒岁数的情况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。

输籍法即轻税之法的实行,是隋代从政策上对个体小生产农业及其家庭手工业的保证,它保证了政府对赋税徭役的获得及对编户齐民的有效控制。隋文帝杨坚推行均田制,整顿户籍。实行“输籍定样”在第一个的基础上确定户口数,编制“定簿”,以此为依据来收取赋税。

这些举措防止地方豪强和官僚勾结,营私舞弊,将从豪强手里依附的人口解放出来,增加了国家的劳动力,输税供役,为国家起到了扩充税源,增加财政收入的作用。

编辑:LTX0022

本文由谈古论今编辑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http://www.tgljw.com/StaticPages/20515.htm谢谢合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