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r jjid = 19090; var strs= new Array(); $(document).ready(function() { $.ajax({ type:'POST', url:'../StaticServlet.aspx', data:'jnid='+jjid, success:function(msg){ strs = msg.split("@@"); if(strs[0] != null){ $('#myinfo').html(strs[0])} if(strs[1] != null){ $('#upnext').html(strs[1])} if(strs[2] != null){ $('#ranks').html(strs[2])} if(strs[3] != null){ $('#replynum').html(strs[3])} if(strs[4] != null){ $('#userlogin').html(strs[4])} if(strs[5] != null){ $('#userlogin2').html(strs[5])} if(strs[6] != null){ $('#userlogin3').html(strs[6])} if(strs[7] != null){ $('#ltxjoblink').html(strs[7])} return false; } }) })
您目前的位置:谈古论今首页>>历史人物>>王候将相>>正文

民国暗杀大王王亚樵(连载之九)

2011-12-02点击:
[导读]王亚樵加入了社会党,着实风光了一阵子,然而在那个年代风云突变,袁世凯窃取革命果实,社会党被解散,王亚樵再次被通缉,来到上海谋生。

工夫不负有心人,不到一年,王亚樵的手下已经有了七八万党员。社会党总部正式在安徽设立总支部,并在下属的六个市、县设立了分支部。社会党在安徽扎下了根,而且声势日益壮大,成了当地不可忽视的一股政治力量。作为总支部创建者和负责人的王亚樵自然成了大红人,当年连正眼都不看他一下的达官贵人、富商巨贾,此时都唯恐巴结不上,与王亚樵套近乎,称兄道弟起来。一时间,社会党在安徽造成的声势很大,连他那胆小怕事的父亲王荫堂也认为儿子已今非昔比,再用不着担心官府追捕,又把全家从皖东青岗集迁回王小郢村,继续他的躬耕生涯。

在王亚樵的早期活动中,这是一段最为风光的日子。然而好景不长,1913年3月,风云多变的国内局势再度逆转。由于袁世凯在上海火车站刺杀了宋教仁,以孙中山为首的中华革命党决定发动“二次革命”,以武力讨袁。柏文蔚等老同盟会员坚决支持,起兵响应,袁世凯慌忙调集装备优良的北洋军,残酷镇压武装起义。

“二次革命”失败后,袁世凯立即下令解散社会党。江亢虎闻讯逃往美国。不久,柏文蔚逃往日本,“袁氏之忠臣、民国之乱贼”的倪嗣冲上任安徽督军,倪到皖后,立即宣布安徽的社会党为“乱党”,严禁其活动,通缉王亚樵。

面临新的打击,王亚樵并没有屈服。他不甘心让一年的辛苦成果毁于一旦,打算把社会党的活动转入地下,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王亚樵召集各分支部负责人前来参加紧急会议,布置今后的任务。

时令已入深秋,祠堂里点着几盏昏黄的气灯,景象颇为凄凉。到会的党员们个个神色凝重,一副大祸临头的模样,都默不作声地听王亚樵说话。简单地分析了一下目前时局之后,王亚樵开始谈转入地下活动的计划。他鼓励各支部负责人不要被暂时的镇压所吓倒,回去后要坚持秘密活动,把原有的组织保存下来,等待东山再起。然而,他的慷慨陈词尚未结束,门外负责警戒的哨兵就神色慌张地跑了进来,报告说;“不好了,官府派兵来抓人了!”

祠堂里的党员们顿时大惊失色,一个个慌张地望着王亚樵,不知所措。王亚樵此时却很有大将风度,沉着冷静地吩咐说:“都别慌!你们赶紧从后院翻墙逃走。”

众人闻声纷纷往外跑去。王亚樵独自留下,迅速地把桌上的文件记录收好,塞进怀里,然后熄灭了气灯,跑向祠堂后院。此时,院外已经响起了追兵奔跑的脚步声,如果翻墙逃跑显然会被发现,他只好闪身躲进通道旁的一间空房子里。这里四壁空空,如果有人进来搜查便无法逃脱。他灵机一动,双手攀着门框,爬上了屋子顶棚上的一根大横梁,像壁虎-样附贴在上面。追兵们赶进后院,在手电筒光的照射下,搜遍了整个祠堂,结果只抓到几个跑得太慢的党员,却始终没有发观盘踞在屋顶上的王亚樵。

等追兵走远后,王亚樵一纵身,从横梁上跳了下来,此时,人去屋空的祠堂里一片漆黑,声息全无,真有点令人毛骨悚然。王亚樵没有急于逃跑,而是在屋子里摸黑转了-圈。他不时碰到几张打翻在地的椅子和板凳,弄出一些吓人的“乒乓”声,因为四周十分安静,这声音自然显得格外刺耳响亮。他在大门口附近停了下来,转身望了望黑洞洞的屋子,痛苦地意识到:这一次又完了。不久之后,王亚樵被迫流亡上海。

19世纪初的上海,是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的典型代表,是个充满黑暗与残暴的地方,地地道道是冒险家的乐园。

1913年秋,王亚樵一行人来到这里后,两眼漆黑,举目无亲,由于受通缉,他只好隐姓埋名,开始,由于身上带着钱,王亚樵一行的日子还好过。

到了第二年春天,带来的钱全用光了,不要说住店,连吃饭都是个问题。王亚樵和手下决心到安徽会馆去试试运气,看看那里能否收留他们。

4月中旬的一天,王亚樵带着唐幼文、郑益庵等人来到座落在日晖巷的安徽会馆。主持会馆的馆长是个瘦老头子,小鼻子小眼,脑袋上拖着一条细长的辫子。王亚樵一看,就知道他是个封建遗老,心里顿时凉了半截。

当王亚樵向他说明来意后,馆长慢条斯理地说:"我这会馆的确是为安徽人服务的,但来此落脚的人,必须有人引见、做保,不然,我知道他是真安徽人,还是假安徽人,是安徽好人还是安徽坏人?"“请你相信我们,馆长先生。我们都是真正的安徽人,是安徽好人。”王亚樵说。

“没有人愿意说自己是坏人的。”馆长说完,摆摆手,独自晃晃悠悠进里面屋去了,唐幼文见状要追进去,王亚樵挡住了他。“没有用了,我的话已经说到尽了。”

临走时,他们打听出馆长名叫余诚格,当年李鸿章在上海建立安徽会馆时,就委任他当馆长,到现在已经有30多年了。

临走时,王亚樵对会馆的守门人说:“请你告诉你们余馆长,我们以后还会回来的。请他早一点把头上的辫子剪掉,不然,到时候我们替他剪。”

为了生存,王亚樵和唐幼文、郑益庵等人来到码头上,当搬运工人。没想到,当搬运工人也不成。码头上的地段全部被别人划分好了,没有他们插手的余地。

当一艘轮船靠岸后,王亚樵和郑益庵上前一人替一个旅客提了一个箱子走出来,刚接过客人的钱。几个粗壮的汉子上来了:“小赤佬,敢从老子的碗里抢肉吃,找死啊。”“凭什么骂人?”郑益庵有些气不过。“骂你?骂你是便宜你。快把钱给老子交出来,不然老子就要揍你了。”

“谁都能欺负我们,妈的,老子不给,你怎么样?”郑益庵刚说完,一个汉子就扑上来了。

(未完待续,敬请关注)

编辑:LTX0084

function sethomepage(wangzhi){ document.body.style.behavior='url(#default#homepage)'; document.body.setHomePage(wangzhi); } function setsoucang(wangzhi,mingcheng){ window.external.AddFavorite(wangzhi,mingcheng); } function search() { var ss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txtsearch").value; if(ss == "") { alert("请输入要搜索的文章关键词!"); history.back(); } else { window.location.href="../SearchList.aspx?Sea="+escape(ss); } } function reply() { var rr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txtReply").value; if(rr == "" || rr == "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") { alert("请输入要评论的内容!"); history.back(); }else if(rr.length > 200) { alert("评论的内容200字以内!"); history.back(); } else { window.location.href="../ReplyServlet.aspx?Id="+ 19090 +"&Rt=" +escape(rr); } } var f=1; function cl(id){ if (f==1){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id).value=''; f=2; } 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