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r jjid = 18513; var strs= new Array(); $(document).ready(function() { $.ajax({ type:'POST', url:'../StaticServlet.aspx', data:'jnid='+jjid, success:function(msg){ strs = msg.split("@@"); if(strs[0] != null){ $('#myinfo').html(strs[0])} if(strs[1] != null){ $('#upnext').html(strs[1])} if(strs[2] != null){ $('#ranks').html(strs[2])} if(strs[3] != null){ $('#replynum').html(strs[3])} if(strs[4] != null){ $('#userlogin').html(strs[4])} if(strs[5] != null){ $('#userlogin2').html(strs[5])} if(strs[6] != null){ $('#userlogin3').html(strs[6])} if(strs[7] != null){ $('#ltxjoblink').html(strs[7])} return false; } }) })
您目前的位置:谈古论今首页>>历史人物>>文人墨客>>正文

胡兰成——张爱玲初嫁的男人(连载之四)

2011-10-10点击:
[导读]中国近代作家与争议性人物,他与张爱玲的一段爱情婚姻让他为众人关注,因为汪精卫伪政府卖乖而留下汉奸的骂名,在泱泱中国而无立足之地。

但胡兰成是个毫无责任感的人,1945年初来武汉不久,他便与汉阳医院一个17岁的护士周训德如胶似漆。他不向小周隐瞒张爱玲,但又向她表明要娶她——只有做妾了。但小周的生母是妾,她的反应是,不能娘是妾,女儿也是妾。于是胡兰成又进行了一次婚礼,似乎全然忘了张爱玲的存在。而张爱玲对此一无所知。她给他写信来,还向他诉说她生活中的一切琐碎的小事。她竟还是那样投入地爱他。

3月在回上海途经南京时见陈公博等,回到上海后与张爱玲在一块生活了一个月左右,此时,他才将小周的事情告诉了张爱玲。她是震动的,因为她把自己对胡兰成的爱看作是那样坚贞不可动摇的,但又怎么会冒出来一个小周?此时,张爱玲的心已被刺伤了,但她仍是爱他的。于是她只有默默承受。两个人在一起,胡兰成倒是再也不提小周了。也许他就是这样一个只看见眼前的人。随后送侄女青芸回杭州结婚,5月回到武汉。一见到小周,就有回家的感觉——他又忘了张爱玲了。

三至五月,政论集《中日问题与世界问题》(3月10日)、《文明的传统》(约3至5月间)、《中国人的声音》(5月25日)由大楚报社陆续出版。五月,在大楚报社编辑发行的《新评论》杂志上发表论文《中国革命与世界文艺复兴》。6月在《天地》杂志第21期发表《张爱玲与左派》。

8月15日,日本投降,他怂恿二十九军军长邹平凡宣布武汉独立,13天后失败。9月初,逃往南京,稍后离开南京到上海,下旬至张爱玲处住过一宿。30日,到浙江诸暨,住在斯颂德家里。斯颂德是胡兰成的高中同窗,胡兰成年轻的时候就曾在斯家客居一年。斯家的男主人已逝,是斯家主母维持生计。斯家还有个庶母,范秀美,大胡兰成两岁,曾经与斯家老爷生有一女。在这样的乱世中,斯家人安排胡兰成去温州范秀美的娘家避难,由范秀美相送。只这一路,胡兰成就又勾引上了范秀美。未到温州,两人便已做成夫妻,对范家人以及邻居也以夫妻相称。刚离开张爱玲、周训德的胡兰成,此刻又与范秀美在一起,可见他的滥情! 在他去香港之前的这段时间里,一直在隐匿于杭州、金华、诸暨、温州等地。12月6日,出发去温州,8日在浙江丽水与范秀美同居,到温州后化名张嘉仪。

1946年2月中旬,已有半年未曾见面的张爱玲,竟一路寻着来到了温州探望胡兰成,在温州呆了20天。这两个女人与一个男人的三角关系,无论如何都只能是尴尬。因为怕范秀美的邻居对三人的关系有所猜忌,他们三人都是在旅馆见面的。

一个清晨,胡兰成与张爱玲在旅馆说着话,隐隐腹痛,他却忍着。等到范秀美来了,他一见她就说不舒服,范秀美坐在房门边一把椅子上,但问痛得如何,说等一会儿泡杯午时茶就会好的。张爱玲当下就很惆怅,因为她分明觉得范秀美是胡兰成的亲人,而她自己,倒象个“第三者”或是客人了。

还有一次,张爱玲夸范秀美长得漂亮,要给她作画像。这本是张爱玲的拿手戏,范秀美也端坐着让她画,胡兰成在一边看。可刚勾出脸庞,画出眉眼鼻子,张爱玲忽然就停笔不画了,说什么也不画了,只是一脸凄然。范秀美走后,胡兰成一再追问,张爱玲才说:“我画着画着,只觉得她的眉神情,她的嘴,越来越像你,心里好不震动,一阵难受就再也画不下去了。”这就是世人所说的“夫妻像”吧。张爱玲真的是委屈的,她的心里只有这一个男人,而这个男人的心里却装着几个女人。

离开温州的时候,胡兰成送她,天下着雨,真是天公应离情。她叹口气道:“你到底是不肯。我想过,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,亦不致寻短见,亦不能够再爱别人,我将只是萎谢了。”这场雨,也冲刷了他们曾经的“倾城之恋”。张爱玲已经知道,她这一生最美的爱情,已经走到了辛酸的尽头,再有没有挽回的余地了。

此后的八、九个月时间,两人偶有通讯。张爱玲也会用自己的稿费接济胡兰成,只因怕他在流亡中受苦。4月胡兰成离开温州回诸暨,整整在斯家楼上躲了八个月写作《武汉记》。年底,取道上海再往温州,经上海时在张爱玲处住了一晚,他不但不忏悔自己的滥情,反倒指责张爱玲对一些生活细节处理不当。还问她对自己写小周的那篇《武汉记》印象如何,又提起自己与范秀美的事,张爱玲十分冷淡。当夜,两人分室而居。第二天清晨,胡兰成去张爱玲的床前道别,俯身吻她,她伸出双手紧抱着他,泪水涟涟,哽咽中只叫了一句“兰成”,就再也说不出话来。这就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。

1947年年初,他写信给北大教授冯文炳,并结识了刘景晨,与当时在四川北碚勉仁书院的梁漱溟互有通信来往,大约在此时开始写《山河岁月》,初名为《中国文明之前身与现身》。5月,在给张爱玲的信中说他结识了刘景晨、梁漱溟,但刘、梁名字都只字不提,叙事也用隐语带过。6月10日,收到张爱玲来信,胡兰成展开信时,如当头一棒,信上说,“我已经不喜欢你了。你是早已不喜欢我的了。这次的决心,我是经过一年半的长时间考虑的……你不要来寻我,即或写信来,我亦是不看的了。”此时的胡兰成已经脱离了险境,在一所中学教书,有了较安稳的工作。张爱玲选择他一切都安定的时候,写来了诀别信,随信还附上了自己的30万元稿费。自此以后,这二人一场传奇之恋,就这样辛酸地谢幕了。胡兰成曾写信给张爱玲的好友炎樱,试图挽回这段感情,但张爱玲没有理他,炎樱也没有理他。

他与张爱玲,是于千万人当中相遇并且性命相知的,所以才令张爱玲在梦中喊出“兰成”二字……张爱玲对胡兰成是完全倾心,没有任何条件的,哪怕胡兰成在赞美她的时候,也一样的赞美着她的好朋友炎樱;甚至胡兰成与她在一起时,还偷与苏青密会,被她撞个正着。虽然心头酸楚,但也罢了,因为眼前这男子,是说过要给她现世安稳的。这一段感情最为人津津乐道,他晚年出版的《今生今世》中详细的描写了他在爱情与政治上摇摆的个性。

在胡兰成的流亡路上,先是护士小周,后是斯家小娘,张爱玲也能容忍这两个女子的存在,她还一直寄钱给身边总有女人的胡兰成,但她不能容忍胡兰成用同一颗心去爱别的女人,她是一个骄傲而不合流俗的人,她不能容忍这样的没有区别。千里寻夫,只为要胡兰成做出选择,但胡兰成竟不肯,只是说,“我待你,天上地下,无有得比较,若选择,不但于你是委屈,亦对不起小周。”这才有了胡张的倾城之恋变成情天恨海。

(未完待续,敬请关注)

编辑:LTX0084

function sethomepage(wangzhi){ document.body.style.behavior='url(#default#homepage)'; document.body.setHomePage(wangzhi); } function setsoucang(wangzhi,mingcheng){ window.external.AddFavorite(wangzhi,mingcheng); } function search() { var ss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txtsearch").value; if(ss == "") { alert("请输入要搜索的文章关键词!"); history.back(); } else { window.location.href="../SearchList.aspx?Sea="+escape(ss); } } function reply() { var rr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txtReply").value; if(rr == "" || rr == "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") { alert("请输入要评论的内容!"); history.back(); }else if(rr.length > 200) { alert("评论的内容200字以内!"); history.back(); } else { window.location.href="../ReplyServlet.aspx?Id="+ 18513 +"&Rt=" +escape(rr); } } var f=1; function cl(id){ if (f==1){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id).value=''; f=2; } 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