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r jjid = 16169; var strs= new Array(); $(document).ready(function() { $.ajax({ type:'POST', url:'../StaticServlet.aspx', data:'jnid='+jjid, success:function(msg){ strs = msg.split("@@"); if(strs[0] != null){ $('#myinfo').html(strs[0])} if(strs[1] != null){ $('#upnext').html(strs[1])} if(strs[2] != null){ $('#ranks').html(strs[2])} if(strs[3] != null){ $('#replynum').html(strs[3])} if(strs[4] != null){ $('#userlogin').html(strs[4])} if(strs[5] != null){ $('#userlogin2').html(strs[5])} if(strs[6] != null){ $('#userlogin3').html(strs[6])} if(strs[7] != null){ $('#ltxjoblink').html(strs[7])} return false; } }) })
您目前的位置:谈古论今首页>>历史故事>>历史变革>>正文

林则徐虎门销烟

2011-04-19点击:
[导读]19世纪中期,中国发生了一件震惊中外的历史事件——虎门销烟,也是腐败的清政府想振作起来的一次行动,对中国的近代史产生了很大影响,林则徐也因此成为一个历史人物。

1839年4月10日(道光十九年二月十六),林则徐、邓廷桢及广东海关监督豫坤乘船到达虎门,会同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验收鸦片,一场震惊中外的历史事件即将发生。烟贩在沙角缴烟,并在路易莎号船上签发收据。林则徐建议缴出一箱鸦片者,获赏五斤茶叶。

美国及荷兰烟商承诺永不再贩鸦片,义律却从中破坏,缴烟途中运走鸦片,又以各种理由拖延缴烟时间。林则徐将计就计,也延长封锁十三行的时间,义律没有办法,只得如数缴烟。三月十九(1839年5月12日),民间缴烟完毕,共拘捕吸毒者、烟贩一千六百人,收缴烟膏四十六万一千五百二十六两、烟枪四万二千七百四十一杆、烟锅二百一十二口。

1839年5月18日(四月初六),烟贩缴烟完毕,共收一万九千一百八十七箱又二千一百十九袋。1839年5月23日(四月十一),兰士禄·颠地等英国商贩被驱逐出境,第二天日义律也把十三行的英国人撤到了澳门。林则徐本想把鸦片运到北京销毁,不过御史邓瀛认为鸦片会被偷偷换掉,就地销毁比较好,经道光帝同意,林则徐决定于虎门公开销烟。接下来林则徐就开始寻找销毁鸦片的方法,他曾使用传统销毁鸦片的烟土拌桐油焚毁法,但膏余却会渗入地中,吸毒者会挖地取土,仍能够得到鸦片。

于是林则徐开始使用海水浸化法,海水浸化法的办法是在海边挑挖两池,池底铺石,为防止鸦片渗漏,在四周钉上木板,再挖一水沟。把海水倒入水沟,流入池中。接着把烟土割成四瓣,扔入盐水,泡浸半天之后,再投入生石灰,生石灰遇水产生大量热量,烟土溶解,士兵们拿木耙不停在池中搅拌拌,务求烟土完全溶入水中。等到退潮时,把池水送出大洋,并用清水洗刷池底,不留任何残迹。

1839年6月3日(四月廿二),在虎门正式开始销烟,虎门沙滩上搭起了一座观礼台,前面挂著一面黄绫长幡,上面写着“钦差大臣奉旨查办广东海口事务大臣节制水陆各营总督部堂林”,广东的高级官员全部出席。由于销烟是公开进行的,加上是端午节前后,因此人们纷纷前往虎门浅滩观看,其中也有好多不贩鸦片的外商、领事、外国记者、传教士等等,都专程由澳门或其他地方前来参观,但英国人一个都没来,当中有带同家眷之不贩鸦片的美商C·W·金、传教士裨治文、商船船长弁逊等十人,他们不相信林则徐有办法把所有鸦片完整销毁,于是前来实地考证。林则徐干脆让他们进入池边,让外国观察员直接详看销烟方法,沿途讲解。待观看全部过程、反复考察后,都心悦诚服,纷纷向林则徐脱帽致敬。

事后,《中国丛报》、《澳门月报》、《季度评论》、《新加坡自由新闻》、《广州纪时报》等国内外报纸都大篇幅连续报道了虎门销烟这个历史事件,中国的禁烟行动得到了与鸦片贸易无关的外国人支持及肯定。英国本土方面也因此事件而物价猛涨,尤其是大米、丝绸和银子。澳葡政府对查禁鸦片一事相当合作,葡萄牙商人全部承诺不再贩卖鸦片,并欢迎林则徐亲临查办。于是林则徐发表声明,不但葡萄牙商人可以正常贸易,往中国贸易时更会得到保护,绝不被人欺凌。从5月24日(四月廿二)至6月20日(五月十日)当中,共销毁两百三十七万六千二百五十斤鸦片,其中少数鸦片运送京师作样本,然后销毁。

编辑:LTX0084

function sethomepage(wangzhi){ document.body.style.behavior='url(#default#homepage)'; document.body.setHomePage(wangzhi); } function setsoucang(wangzhi,mingcheng){ window.external.AddFavorite(wangzhi,mingcheng); } function search() { var ss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txtsearch").value; if(ss == "") { alert("请输入要搜索的文章关键词!"); history.back(); } else { window.location.href="../SearchList.aspx?Sea="+escape(ss); } } function reply() { var rr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txtReply").value; if(rr == "" || rr == "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") { alert("请输入要评论的内容!"); history.back(); }else if(rr.length > 200) { alert("评论的内容200字以内!"); history.back(); } else { window.location.href="../ReplyServlet.aspx?Id="+ 16169 +"&Rt=" +escape(rr); } } var f=1; function cl(id){ if (f==1){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id).value=''; f=2; } }